何青竹真是低估了这个暴徒的反应能力,等她看见枪口指向自己的时候。

她的人距离汽车最起码还有一米以上的距离,这还是由于洛天把车钥匙偷偷弄断了。

让暴徒稍微楞了一下神,最起码耽误了有一秒钟以上的时间,否则现在的她早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砰!”

伴随着砰的一声枪响,何青竹的耳朵瞬间被震的“嗡!”的一阵耳鸣,同时大脑也变的一片空白。

如此近的距离,她根本就来不及躲闪,只要不是一个瞎子,都能把子弹命中到她身上的。

她已经吓的闭上了眼睛,面对生死,没有人能够淡定的了的。

就在何青竹以为自己马上就要命丧于此之时,却突然感觉背后一股大力抱着自己朝着旁边倒去。

就在这最后关头,洛天一下子窜到何青竹身后,猛的向前一扑,就将她扑到在空中。

紧接着洛天在空中做了一个一百八十度转身,两人落地的瞬间,是洛天的背部先着地的。

子弹并没有射到何青竹身上,却直接打在了后面的一棵小树上,直接将那棵小树都给打断了。

何青竹终于敢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却是完好无损,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在暗自佩服洛天速度。

当时他距离自己最起码有五六米之远,这么远的距离,他都能救下自己,可见他的速度有多么恐怖。

暴徒也很意外这一枪的危机,竟然被洛天给化解了,他毫不犹豫的又将枪口对准了洛天,扣动了扳机。

暴徒深深的明白,要想从这里逃走,他必须要解决掉这个男人,否则他是不可能平安离开的。

“砰砰砰砰……”

暴徒愤怒之下,一连冲着洛天又连开了数枪。

面对暴徒的又一次开枪,洛天抱着何青竹在地上快速的打了几个滚,子弹全都洛在地上,溅起了一连串火花。

洛天他们顺利的就躲开了这几枪,而且此时他们已经滚到了汽车的旁边。

洛天滚到汽车旁边之后,一把何青竹一下子撇到了一边,然后就这么平躺在地上,猛的朝上踢出一脚。

这一脚自然是朝着暴徒仍然在车窗外开枪的那只手踢去的,暴徒此时正抻着脑袋找洛天和何青竹的身影。

却突然感觉到自己手腕传来一阵剧痛,伴随这“哐当”一声,他的那只手被踢到的腕,由于惯性直接撞到了汽车门框上。

可以清晰的看见,这只撞到汽车门框上的手腕,发生了一个非常诡异的变形,紧接着短枪也脱手而飞。

“啊!啊……”

汽车驾驶室里的暴徒,发出了一声惨无人绝的惨叫,洛天刚刚的那一脚,硬生生的把他的手腕给踢断了。

看到这一幕,洛天心里才松了一口气,这个手上没有的短枪的暴徒,就像一只没有牙齿的老虎一样,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

不过洛天也没闲着,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把车门打开,一下子就把暴徒从车上拽了下来。

手腕骨折的痛,让暴徒疼的在地上直打滚,但是洛天也没有手下留情,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对于这种无比凶残的暴徒,洛天一向不会给对方留情面,就是要打的对方不能动才好。

否则之前就不会让他有机会挟持何青竹了,也就不会有接下来这么惊险逃亡的一幕了。

“行了,行了……你别打了,你在这么打下去,可就要把人给打死了啊!”

何青竹从地上爬了起来,看见洛天已经把暴徒打成了一个猪头,急忙在喊他住手,生怕他在把人给打坏了。

毕竟暴徒虽然手段恶劣,但是现在他明显失去抵抗力了,在把人打死了,那可就是有罪了的。

听到何青竹的话,洛天这才收了手,直接拖着暴徒的胳膊扔到了她的身前,“真是没用,这个家伙现在归你了。”

洛天的话说的,让何青竹的脸色青一阵紫一阵的,因为刚刚她表现的的确很没用。

不仅自己让这个暴徒给挟持当了人质,而且刚刚她那突然暴起一击。

如果要是没有有了眼前这个男人的帮忙的话,现在她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

所以洛天的话虽然说的很难听,但是何青竹也不敢反驳什么,直接上前从兜里拿出了一副手铐,把暴徒拷了起来。

何青竹把暴徒拷好了之后,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又跑去把那柄短枪捡了回来,这可是今天她与暴徒搏斗的证据呢。

“行了,现在人已经被你制服了,你也安全了,没有我什么事了吧?那我可是要走了啊?”

洛天见暴徒已经不可能再什么浪了,扔下一句话,就朝着那辆大众帕萨特轿车走了过去。

开什么玩笑,为了这个不相干女人,他的未婚妻沈梦瑶还不知道怎么样呢,洛天哪里有这个心情和这个没用的女人在这里废话呢。

“等等……你请等一下!”

何青竹见洛天说走就走,急忙站起来焦急的说道:“你走了我怎么办啊?这里荒郊野地的,你让我怎么把这个暴徒押送回去啊?”

洛天现在哪里有闲功夫管这种闲事,他能帮忙解决这个暴徒,已经算是帮了这个女人很大的忙了,

“不好意思啊,这位女士,我真的有要事去办,在君怡会馆里还有人等着我去救命呢!”

洛天摇了摇头,仍然坚持的说道:“恕我真的不能帮你了,你就自己好好想想办法吧好不好?”

“反正现在这个暴徒应该也不可能在有什么小动作了,你就给你们的人打个电话,让他们来接你好不好?”

洛天说完这句话,也不管何青竹到底同不同意,将大众帕萨特轿车启动,一脚油门就走了。

“哼!讨厌鬼!”

看见洛天居然真的说走就走,何青竹虽然很生气,但是人家既然不想帮自己,她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没有办法,何青竹只好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他们特战队的电话。

告诉了她现在所在的位置,让他们派人过来接自己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