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吉给这些蓝星老乡的价已经是便宜的了,这打折腿的价如果在白拾贰星上的话,那估计报名的人要从天甲壹号内城排到黄丁拾号去。

当然,这些周吉都没有跟老人讲。他本来就是想要授人以渔的,而如果免费就让他们得到的话,反而会不被珍惜。在确定了蓝星地下本来就有矿后,周吉的开价也就没什么顾虑。

昏暗的地下。

会议室中。

一场足以改变粤区,乃至整个华夏所有避难所的会议正在召开。

“李老,您这个决定是认真的吗?虽然说我们现在发现了大量的元矿脉,可是那些东西对我们来说也属于战略资源!”一个穿着制服的中年人开口,语气里有点担忧。

“战略资源就是在战略关键时期用的,现在就是战略关键时期。”

在这里那个面对周吉毕恭毕敬的老人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强势的最高指挥官。

“李老,抱歉我持保留意见。这个决定太危险,那个人,那个星外人,我们完全不清楚他的目的。这样把我们的底牌全部压上去,万一失败了,后果不敢想象。”

“不会失败,我担保。”李峰眼睛睁开,看了众人一眼。

这种阻力他早就想到了,所以这一刻,他觉得独断专行一次。数十年的挣扎,五百年的地下压抑。现在那些妖族又一次来了,留给他们的时间本来就不多。五百年前的蘑菇弹洗地的确击退了敌人,可再来一次呢?他们现在哪里来的蘑菇弹?!

“老李……我记得记载里,那些妖族刚来的时候,也是说什么要带着我们踏入更高层次的世界……”

李峰身旁,一个年纪看着和他差不多的秃顶老人开口了。

“老刘,你也不支持我吗?”李峰看着这位相伴自己奋斗了一生的老友,轻轻开口。

“可是,我真的没办法相信他。”

“妖族以前的确是欺骗过我们,可是我不相信一个带着女儿的年轻人会是那种给我们带来毁灭的人。”李峰面沉如水。

“可是。”

“他很爱他的女儿,很宠她。”

听到这话,被称为老刘的老人深深吸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我……同意。”

“谢谢你相信我,老刘。你应该懂我的,我们没时间了。”

“嗯。”

老头闭着眼睛,靠在了椅子上。

“其他人呢?”

眼看唯一一个能劝动指挥官的老人已经妥协,其他人也没了继续辩驳下去的动力,一个个顿时就不说话。

“那就传文给其他二十四个地下避难工程的最高指挥官,告诉他们我的决定。并提醒他们,我建议通过地下磁浮动车安排人来粤区,一起去学习!”李峰轻轻敲打着桌子。“让他们带着元矿石来。”

“是。”众人很快应了下来。

会议桌上议定方案的时候,虽然会有人提出不同的意见。可当这位指挥官拍板后,他们立马行动了起来,丝毫没有拖后腿的意思。

很快,周吉的存在,和他展现实力的视频,还有粤区的决定通传八方。几乎当天全国三十三个地下避难工程的最高指挥全部都收到了这个消息。

“老李这家伙是疯了吧?就这么相信一个莫名其妙的外来人?万一他那边被祸害了可咋整。”

东北三区的指挥官聚首。由于地理缘故,三人经常聚在一起讨论一些事情。

“你没认真看视频吧?那个叫周吉的年轻人,如果他想,粤区估计早就没了。”

“可是我还是怕,万一要是有诈呢?”

“老李应该是觉得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现在的蓝星就像是个溺水的人,无论在我们面前的是什么东西,都会想要抓一把。谁管他是救命草还是老虎尾巴呢。”

“那咱仨咋整?派人不?”

“派!各出三十位变异人过去,就算是出了问题对我们来说也只是伤筋动骨而已。部队出二十,剩下十个从民间征!”

最终有一人开口。

冀区。

“首长,您看李峰那边的这个决定,我们是否做些回应呢?”有秘书将材料递到了首长的案头。

“不用做回应。避难工程区域自治是五百年来我们各区域能稳定发展的关键。各区的情况不同,环境不同,政策也不同。老李既然这么决定了,那一定有他自己的考虑。”

“那我们呢?要不要派人过去……学习?”

“派过去吧,就出一百个人,具体名额划分让他们讨论讨论。”

还有其他各区都有相应的反应,不过他们大多数的反应都是正向的。就是人数和占地面积都属于最小的宁区,也还是安排十个人来。

当然,还有一处完全没有给到回应,甚至连个“收到”都没有。

闽区地下避难工程。

一辆浮空梭停在了小山丘旁。

两个背有双翼的鹰妖大大咧咧的从浮空梭上下来。

“唉呀,下次得给队长说说,咱们鹰族生个翅膀就应该飞啊,老是坐这浮空梭算怎么个回事。感觉这几天下来人都胖了。一天天吃的大补,可运动量不见上去。”

“对啊对啊,我也觉得。嘿嘿,不过我们吃的还不算好的,都是些又老又干瘦的。听说队长昨天晚上的晚餐是个细嫩的崽子……”

两鹰有说有笑,来到一处崖壁前,轻轻拍了拍一个位置。

在隆隆声中,崖壁往两遍打开,露出了后面幽暗的隧道。

“该死,又要走这段通道。每次里面的水冲得我头晕。”

前面的鹰妖轻轻甩了甩喙,语气中很是不爽。

“唉呀,大哥,养殖规定我们还是要顾忌一下的。不然上面来人查的话还是有点麻烦的。”落后半步的鹰妖笑着安慰。

前面的鹰妖神色稍霁,转而开口:“咱都来这里一两个月了,前几天才终于摸到了这个避难所。也不知道其他几个小队怎么样了。”

“嘿嘿,其他几个小队就算比我们提前找到避难所,日子过的肯定没我们潇洒。我来的时候让这些人畜开放了他们的近千年存储的信息,看到个有意思的。这颗星球上的古代,他们也会吃人畜的,就比如隔壁粤区就喜欢吃闽区的人畜。”

后面的鹰妖笑着道:“当时其他地区可没这习惯,可粤区为什么就忍不住呢?可想而知,这闽区的人畜肯定是好吃啊!”

“这样啊,那估计是了。”

两妖唏唏唆唆的交谈着,走入了通道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