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衡一把上前去扯住男子的衣领,生气的吼道“为什么,为什么弃我们而不顾,为什么....”声音渐渐的变小而抽泣起来,手也不自觉的松开。男子并没有一丝怪罪,似乎早就料到会这样的情况。他从口袋中掏出纸巾递给方衡,“他们不会白白牺牲的,所有的一切都会让他们百倍奉还。”

抹干了眼泪,“你要怎么做?”

“重建。”男子只是简单的吐出了二个字。方衡并没有说话,他知道眼前这个人无论什么事都说到做到。

“感兴趣加入吗?”方衡迟疑了一会,男子递给了他一张名片,“我相信你会来,无论是在那个冬天还是现在,我都一直相信你们。”说完就离开了,留下自己一人在风中凌乱。

第二天一早,杨时很早起来,为他们做早餐---小米粥。

“这么早就起来熬粥。”爷爷洗漱完之后就坐在了桌子上。

“沙发睡不习惯,硌得慌。”杨时盛了一碗小米粥放在他的面前。

“多久不见,你熬的小米粥还是一股子怪味。”爷爷闻着香味吐槽。杨时也没在意了,耐心的搅拌着锅里面的粥。

“方衡,现在怎么样了?”爷爷一口一口的吃着粥。

“他啊!前几天来讯息说已经找到韩恩了。”其实自己也很想知道那小子是怎么一回事,奈何每次讯息非常的简短,自己也不好问什么。

“对了,你应该能感觉到...气息吧!”爷爷把碗递了过去示意的再来一碗。

“感觉到了,一点也不惊讶,与其落到那帮人的手里,倒不如就交给那小孩,反正你也会教他使用的方法。”杨时端着粥喝了起来。

“不怕方衡那小子找他麻烦?”杨时笑而不语,看了看时间,补充道“该叫他们起床吃饭了”

三人打着哈欠来到客厅。断辉鼻子嗅了嗅,“好香啊!爷爷,你又做什么好吃的了。”说完立马跑到饭桌旁,坐了下来,拿着勺子舀着碗中的粥,尝了一口,“噗...”差点吐了出来,“好苦...”快速咽着口水,想把苦味快点咽下去。

看到自己出丑的样子,大家忍不住笑了。

用完餐后,叶辰和天虎就去学校了。

杨时握着断辉的手,他感觉到一股很温和,清晰舒适的灵子疯狂往自己体内灌输。“难道这个就是所谓的灵子。”断辉不由感叹“好舒服”,渐渐闭上了眼睛去认真去感受。

当断辉睁开眼睛时,周围一片漆黑,快速挣扎的爬了起来,一股寒风吹过,不由自主的把自己的衣服裹了起来。一团绿色的光亮在面前亮起,准备伸手去触碰时,绿光像赋予生命一样,向前飞了一段距离,又停下来了,似乎指引自己向前走。

不知走了多久,曲折的道路,陡峭的坡度。渐渐的向前走,自己体力也支撑不住,绿光似乎也知道这个问题,所以,一直走走停停,确保断辉能跟上。

“好累啊!...”在翻过一个坡度,喘着气断断续续的请求原地休息,绿光也停了下来。刺骨的寒风在耳边呼啸,不知是深渊的呼喊,还是悲鸣的尖啸。

“好冷”虽然有绿光的保护,但寒气如丝的无时无刻都侵蚀进来。一步一步的缓慢向前迈着,自己也不敢快速的前行。这一路走过来,自己也发现越往前走就越冷,越来越依赖绿光的保护。

“再走一步,就一步。”断辉奋力抬起腿,现在每走一步寒霜都会凝结于脚底,衣襟已经被冻得硬硬布满了寒霜,手臂差不多也没有知觉了,绿光渐渐的暗淡起来,可自己还在坚持,坚持到亲眼终点存在什么。“走不动了。”他倒在寒霜中,随着绿光的消散,周围的冰灵子疯狂吸附在他的身上,黯冰将他冻结起来。

“在里面看见了什么?”爷爷扶起被一股寒气弹在地上的杨时。

“黑色,路,各种各样的路,还是寒霜黯冰。”杨时从手环中拿出一颗药服下,灵子也渐渐的恢复。还没有等他们多加深思,断辉的身体周围开始散发出寒气,凝结黑色小冰晶覆盖在身体表面。

爷爷见势不妙,立马调动灵子,输入到他的体内,相与之抗衡。

黑色的空间里,断辉就躺在那里,意识还在,也只能眼睁睁看着黯冰还在不断的侵蚀。

“小孩,听得见吗?”一个庄严而神圣的声音在空间里响起。

“你认识我?”断辉有点害怕着回答。

声音并没有理会,只听见“咔...嚓...”的声音,黑色的空间破碎了,一只庞大的狮虎跳到断辉的旁边,他凝视着对方,流光坚硬的冰蓝铠甲覆盖于躯干,脖子周围丰富的鬃毛象征着威严,蓝色的眼睛死死盯着正前方的阴影处。

狮虎凝视着,不属于这里的黑色物质。“大狗狗,快救救我。”断辉也不知道它什么生物,但直觉可以肯定,它一定可以救自己。狮虎看了一眼他,飞到空中用尾巴把他卷入空中,让他自由下坠。

狮虎一声仰天而吼,一阵冰蓝的灵子震荡开来,有关于黑色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这里又恢复了以前的安稳,冰蓝灵子之海。

爷爷在感觉有一股强烈又纯净的灵子要喷发出来时,自己快速的开启的防御。灵子在以断辉为中心向客厅里席卷开来,墙壁上布满的冰屑,自己用管不了这么多,加大灵子输出为防御。

待反复确定断辉安稳后,爷爷才小心翼翼的解除防御。“奇怪,我还明显的看见黑色的黯冰在表面结晶化,这次迸发的灵力虽然霸道但格外的纯净,不含一点杂质。”杨时抛出了疑问。

“植入的灵子和本身的灵子相抗衡。”爷爷走过去将断辉抱起,用灵力滋养着。在将他抱回房间时,对杨时补充道“记得打扫,不然今天就别想走了。”

在晚饭做好时,断辉才从床上爬了起来。撒娇的向爷爷抱怨,自己今天做了一个古怪的梦。爷爷饶有兴趣把他抱了起来“那小辉辉说说都梦到了什么?”正当自己开口想说时又戛然而止。奇怪刚才都还记得的?最后卖萌尴尬的笑道“肚子太饿了,不记得了。”说完,肚子还回应了一声“咕...”

在等了几分钟后,断辉看着墙上的时钟,“哥哥们,怎么还没有回来。”

“可能路上贪玩了”爷爷故意安慰着小辉辉,他早就发现不对劲了,叶辰和天虎对回家吃饭的时间观念一向都很准时回来,可今天却晚了将近半个小时。爷爷通过灵力告诉杨时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走出门后,杨时立马开启的灵子感知,最后锁定了偏僻的河边。确定位置后,朝着目标移动。

李汉踢着叶尘的腹部,挑衅的说道“原来我们的叶辰大侠也难过美人关啊!”后面的几个兄弟们也纷纷附和的大笑。

躺在地上的叶辰咬着牙,“放开....他们,有本事冲我来。”

前一个小时。

本来在分叉路口三人分离,应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在离家还有几分钟的路程,叶辰突然记起来,韩汐的作业本还放在自己的包里。他让天虎先回去,自己五分钟后就回来。天虎也就在原地等了五分钟左右叶辰还没有回来,心想一定是韩叔叔的招待让哥哥逗留了几分钟。可十分钟过去了,自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种预感驱使让自己去找叶辰。

当自己看到叶辰倒在地上捂着肚子被人拳打脚踢,而指挥施暴的人恰恰是前几天被他们打败的----李汉。天虎看到这一幕怒火直线飙升,灵子也外露了出来,一步步向他们靠近,丝毫没有察觉背后突如其来的偷袭将自己打晕。

当自己醒过来时,嘴巴被胶布封住了,五花大绑挂在树上,脚下的湍急的河水,吓得自己不敢轻举妄动,同样被威胁的还有晕倒的韩汐。二人看着叶辰一次次被打败,被侮辱。身上的血液早就浸湿白色的衬衫,格外的显眼,也很讽刺。

“站起来!打赢我了,我就放他们走。”李汉用舌头舔着刀尖,眼里满是得意和嘲讽。

叶辰并没有理会,这句话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意义,手里拿着光枪,冲了过去,“横刺”拉回连续接“突刺”,最后一记“横扫”被李汉的短刃挡了下来。由于自己连续的战斗灵子早就不剩多少了,体力也消耗巨大。面对李汉快速的进攻,自己根本没有太多的还手之力,身上又添了几道伤口。

叶辰不在乎,伤口有多少,血液流了多少。他用光枪支撑着稳定的身子,调动体内最后一点点灵子凝聚在光枪之中,提着光枪就一如既往的刺向目标。面对冲过来的叶辰,李汉这边也准备进行格挡,可光枪散发的光芒又增强了,这说明这一击,自己根本挡不下来。正当这一击离自己不到两米时,他疯狂奸笑嘲讽着“你想让你的好兄弟死去吗?”那一击并没有刺中,叶辰强行让光枪消散了,身体遭到了灵子的反噬,他双手撑地跪在李汉面前,低着头,大口的血液吐了出来,现在的自己已经是濒死状态了。

李汉反握着短刃嘴里叫着“死”短刃插在叶辰的肩胛骨上,血液从口中汹涌而出。李汉见叶辰双手颤抖的强行撑在地上。天虎看着叶辰嘴里发出“呜呜....呜呜....”的声音,眼泪挂满了脸颊。

他旋转着拔出短刃,准备再来一下。

一粒种子飞了过来打在短刃上,瞬间将李汉整个身体缠绕起来。他的下手立马觉得不对劲上前去解救。三根锁链从空中飞了出来,将他们连着树枝悬挂起来,一把把匕首抵着他们的脖子,“死神,来收人了。”只要韩原拉一拉手中的锁链,这些匕首将直接插入他们的喉咙里。

“停手,韩原,先救人。”杨时的声音及时响起提醒了他。

杨时的连翘已经在叶辰的肩胛骨在盛开,暂时能稳定维持生命。天虎被救下重新回到地上时,立刻释放一个结界将叶辰笼罩起来。自己缓缓走向被缠绕的李汉。

面对走过来的天虎,李汉害怕极了,像是看见了自己的死亡。赶紧大声的求饶“我错了,别杀我,别杀我”颤抖的声音也没有用。

天虎面无表情,用手指抵着他的脑袋,【界空之结】,“够了,你把他杀死了,就说不清楚了”杨时握在自己的手腕。

杨时一行人回到了爷爷家里,顺便还有被锁链困着的李汉。

一进门,杨时把叶尘放在已经清理干净的饭桌上,爷爷看见叶辰的伤势心里一凉,断辉瞬间就哭了,紧紧地握着叶辰的手。

爷爷平静的很,韩原很少见到老爷子这么平静,一言不发平静得可怕。这种情况自己也不好说话,也不知道怎么说,大家都在帮忙治疗叶辰。

老爷子抓起锁链拖着李汉,走出了门,杨时看着他的背影,腰间的漆黑的剑。

老爷子一脚踹开了李汉家的门。原本热闹的客厅,李野和他道上的几个兄弟喝着酒庆祝着被踹门声打断了。气氛一下子安静了,李野拿着酒瓶站了出来,对上了老爷子的视线,恐惧在心底油然而生,故作轻松上前说些什么。看着他手上锁链的另一端捆着自己的儿子,能力瞬间开启,老爷子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漆黑的剑没出鞘的插在地上。黑雾也自然接近不了。

越来越多的黑雾围绕,老爷子也只是打了一个响指,指尖迸发出的小电光,瞬间将黑雾燃烧殆尽。李野的兄弟们看着这一幕不敢轻举妄动,老爷子也看出了他们的害怕。便通过灵子传到他们的脑海里“给你们活下去的机会,今天所看见的,最好能带进坟墓。”

看见兄弟们一个个的跑出去。自己也只是待在原地,默默接受这一切。老爷子把李汉拉了进来,还端了一张椅子让他坐这大门口,拍了拍李汉的脑袋,“别眨眼,看好了。”

老爷子瞬间来到李汉的身前,漆黑的剑刃已经插在对方的身体里。妻子见状不顾一切拿着刀冲了过来,老爷子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轻轻拧了一下,直接硬生生将胳膊扯了下来,随手扔在了李汉的面前,中指抵李野的心脏,缓缓的向里面抓,一颗正在跳动的心脏出现在手中。

老爷子满手鲜血拿的热腾腾的心脏,微微地侧着头对李汉笑了笑。李汉将这一整幕都看着眼里,裤裆湿了一遍又一遍,最后顶不住晕了过去。可老爷子不想这么快的结束了,他拿着心脏,来到李汉的面前,用灵子将他弄醒。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就看见微笑着把整个心脏塞在他的口中。

在把叶辰稳定后,大家一言不发坐在客厅里。终于听见开门的声音,老爷子走了进来,杨时立马上前查看。“看什么?”老爷子纳闷的询问。

“没有血腥味。”杨时说道“那你把李汉怎么样了?”

老爷子摊了摊手一脸无辜“没怎么样啊!只是在他脑海里强制塞了一些片段。”

“小辰,怎么样了?”

“在房间里沉睡中....”

韩原打破的冷冷的气氛,“先吃饭吧!”韩汐和天虎把菜端上了桌子上,断辉也很懂事着拉着爷爷的手,小声安慰道“叶辰哥哥,没事的,过几天就好了”

李野很庆幸地那个人只是站了几分钟,然后,就离开了。李汉在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闭上眼睛就看见了母亲的断肢,那个人微笑着往他嘴里塞心脏。